E小说 - 其他小说 - 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在线阅读 - 第655章 战家有儿初长成

第655章 战家有儿初长成

书迷正在阅读:予你万般偏爱
        叶凝婠虽然伤势看着凶险,不过她自己就是中医,自己就会调理所以三天后,便从医院出来回家去

        伤口用了她自己独创的金疮药,恢复的情况也十分良好

        她受伤的消息已经在外散开,在医院里的时候就不少人要来探望她,不过大多数都被战寒爵拒之门外

        除了叶绍夫妻两个,其他人都没让见

        不过现在回了家,又来了一批人过来探病,战寒爵也就不好再继续拒绝

        所以,也就放了一些比较熟悉的亲朋过来

        叶绍夫妻自然也来了

        叶绍对于伤了叶凝婠的凶手义愤填膺:决不能放过她,一个小姑娘心肠这么歹毒,怎么能对你下手?

        可是我听说那个小姑娘,是阿霄喜欢的,怎么办?吴淘淘说

        叶绍:阿霄喜欢的怎么了?就算是他喜欢的,伤了他母亲,他也绝对不能放过

        你别打岔,这个问题对阿霄来说很难选择就像旁人问,你女朋友和你妈同时掉进水里,你该救谁才好,这种千古难题,你让他怎么选?

        叶绍说不出话

        吴淘淘就对叶凝婠问:你觉得阿霄应该怎么选?

        当然是救老婆叶凝婠很理智地回答:他老妈有他老爸来救,用不着他牺牲老婆救老妈

        你可真想得开,你就一点都不伤心难过,不吃醋?吴淘淘好奇

        一般婆媳关系,从来都是那么回事

        无怪乎是两个女人为了争夺同一个男人,而发起的战争

        嫉妒,是里面最重要的成分

        叶凝婠哼笑:我自己有老公疼,为什么要嫉妒儿子疼他老婆?我巴不得他早点脱单,这样就可以不用操心他的事,反正会有另外一个女人操心他

        瞧我姐,格局多大叶绍骄傲道

        是呀,凝凝格局是大可是就不知道是谁,就因为女儿跟别的男生玩的时间久一点,就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伤心落泪吴淘淘撇嘴讽刺

        叶绍尴尬,嘴里嘟囔着反驳:儿子跟女儿能一样?我心疼女儿有错吗?

        切

        吴淘淘翻了个白眼

        好了,你们俩要吵回家吵,我还是病人,需要静养叶凝婠挥挥手打发他们离开

        叶绍和吴淘淘知道,之后还会有其他客人过来探病,也就不再这里耽误她的时间

        又叮嘱几句,才一起离开

        他们俩走后没多久,金樱子和温迦南也来了

        两人还带了上好的药材,给她滋补身体

        金樱子和温迦南离开,叶凝婠的两个表妹也过来,不过被战寒爵婉言拒绝,说叶凝婠需要静养

        再之后来的一波探病的客人,除了林悦和万天宁,其他人都没让进来

        本来,战寒爵连林悦和万天宁都不想让他们进来

        两个人进来后,肯定没什么好话

        果然,林悦指责他:你是怎么照顾我姐?让我姐在家里遇袭,在家里都保护不好她,我怎么放心让我姐继续住在这个家里?

        万天宁也说:这次我站林悦,的确是太过分,怎么就能让人伤了我姐?

        战寒爵无语地看着两人:你们两个不高兴还能怎么样?我才是她丈夫,是她最亲的人

        林悦还想说什么,叶凝婠那边听到他们的吵嚷声,开口喊道:你们是来探病还是吵架?如果吵架出门左拐,慢走不送战寒爵,你也出去跟他们吵

        绾绾,我怎么可能跟他们吵架?我是那种人吗?

        战寒爵立刻摆出笑脸,软语温存地跟叶凝婠保证

        林悦和万天宁在一旁看了,直皱眉头,心里愤恨

        战寒爵可真是个小人,姐姐前面一张脸,姐姐后面又一张脸

        当着姐姐的面,马上变身二十四孝好老公

        乖

        叶凝婠笑着拍了拍战寒爵的脸

        随后又冷着脸看向林悦和万天宁:你们两个还要继续吵?

        不吵,当然不吵

        林悦和万天宁同时摇头,坚定态度

        叶凝婠笑了笑:不吵就过来坐,刚好我有事跟你们说

        这时,又有客人过来,叶凝婠让战寒爵出去应酬

        姐姐,你要跟我们说什么?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你让我们帮你出头?

        万天宁以为是叶凝婠故意支开战寒爵,等战寒爵一走就马上对叶凝婠询问

        叶凝婠叹气,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你呀,真是被林悦洗脑了我和你姐夫很好,特别特别好这一辈子都不打算分开的,所以挑拨离间没用,白费功夫

        万天宁吐舌

        林悦:姐,所以你想跟我们说什么?

        慕氏集团了解多少?叶凝婠问

        林悦:自从你出事后,我就特意派人去查慕氏集团总裁是个跟阿霄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但是,慕氏集团十年前就存在了所以,创始人肯定不会是他,我想另有其人

        伤我的是夏夏叶凝婠说

        夏夏?那个死了的夏夏?万天宁惊讶

        她还记得那个小姑娘,是战寒爵前妻留下的,却不是战寒爵的孩子

        记忆中那小姑娘一直跟在阿霄身边,话不多,不过却十分漂亮而且跟谁都不亲,只跟阿霄一个人亲近

        她突然坠海失踪,当时她听到这个消息还心疼了一阵,不过后来也就健忘了

        怎么会是她?你可是养了她几年,她怎么能恩将仇报刺你一刀万天宁又问

        叶凝婠:她怕是被人蛊惑了,忘记以前的事,以为我是她的仇人

        所以姐姐你问我慕氏集团,是怀疑她跟慕氏集团有关?林悦是个聪明人,一猜就猜到

        叶凝婠点头:我怀疑冯倩茹没死

        这件事你告诉战寒爵了吗?林悦问

        叶凝婠摇头:没说,冯倩茹的事情是他心里的一道坎我没告诉他,免得他心里不舒服不过,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猜到,我想让你帮我去查,如果她真的还活着

        你不会想跟她见面吧!你忘了她当初是怎么对你?当初让我陷害你,也是她做的万天宁握紧拳头

        对于冯倩茹,她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想到那个女人曾经对她做过的事,她就愤恨不已

        夏夏是她女儿,阿霄又喜欢夏夏,我还能怎么办?叶凝婠苦笑

        冯倩茹当真是个狠人,如果她真的还活着,那么挑唆夏落的人就一定是她

        蛰伏那么多年,还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儿,这可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做得出来的

        她必须要见她

        她让夏落行刺她,不就是想跟她见面?

        好,我会去查,不过见不见她以后再说林悦道

        叶凝婠点头

        林悦和万天宁走了后,她躺下来睡了一会

        就这么一会,还做了噩梦

        梦到儿子痛失所爱,痛哭流涕,绝望的表情看得她心疼不已

        于是,又从睡梦中惊醒

        一睁眼,看到战寒爵坐在他床边,两只手握住她的手,紧张地看着她

        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叶凝婠解释

        战寒爵心疼地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我知道,刚才你很紧张,我怎么叫你你都不醒做什么噩梦了?梦到那天被刺伤的事?

        那点事情还不至于让我做噩梦,我只是担心阿霄毕竟我是他的母亲,又怎么可能不担心他?

        他很好,人总是要学会长大,尤其是对男孩子需要一个契机,才能真正成长为男人,这一次就是他的契机他很冷静地处理所有的事,你放心,我们要相信他

        他不肯放过夏落?叶凝婠问

        战寒爵沉默片刻,缓缓说:我觉得,他是在等战慕现在应该叫慕辰,等慕辰出来

        可是这样,他跟夏落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叶凝婠叹息

        战寒爵握住她的手:在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男女都能因为相爱在一起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很幸运的和自己的初恋走完一生,我们是幸运的,但是,我们的儿子不一定有这个福气初恋成功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一,他不过是那普通的百分之九十九经历过失恋的痛苦,下一次他才会更理智地对待爱情

        你倒是想得开,你就不怕你儿子谈着一次恋爱谈伤了,以后孤老终生?

        那也是他自己的人生,他自己的事反正我是不会孤老终生,就是了战寒爵握住叶凝婠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先生,冯先生来了

        佣人过来敲门禀报

        战寒爵皱眉,正想回绝,叶凝婠却说:让他进来

        战寒爵不满:你身体伤口还没有痊愈,又何必让他进来?一会说话又费神,你自己都是医生,难道不知道病人就应该静养?

        我有事跟他谈,叶凝婠放软语气

        战寒爵沉着脸问:是谈冯倩茹的事?

        你也猜到了?

        你都猜到了,你觉得我猜不到?战寒爵气的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

        这件事你怎么看?叶凝婠问

        战寒爵沉着脸,沉吟片刻说:如果真的是她,这一次,我绝不会放过她

        所以,我才要让冯九尊进来,探一探冯家的口气叶凝婠说

        战寒爵冷哼:冯家还会保她?早就当她是个死人了

        你忘了?冯倩茹还有个弟弟,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叶凝婠提醒

        战寒爵一怔,倒是想起这件事

        当年冯倩茹假死后,她父母极其伤心,于是就动了再生一个的念头

        可是年龄太大了,只能做试管婴儿

        听说冯太太吃了不少苦,才总算生下一个儿子

        冯倩茹又回来,那个弟弟也不过几岁

        那时候并不为惧,可是现在,冯倩茹的弟弟已经长大成人

        并且还很有出息

        所以叶凝婠有所顾忌,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我在这里陪着你战寒爵答应让她见冯九尊,不过却不想让她单独和冯九尊见面

        叶凝婠也知道他的想法,但是他在这里,冯九尊肯定会有所保留

        你要是留在这里,冯九尊可未必愿意说实话

        好吧,那你们快点聊战寒爵说

        嗯,放心好了叶凝婠点头

        战寒爵出去

        很快,冯九尊进来

        看到叶凝婠受伤躺在床上,皱着眉头问: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伤在胸口,他自然也是不好查看的,也只能远远地站着问一句

        被一个小姑娘刺伤了叶凝婠平静回答

        这件事冯九尊自然也知道,外面已经传遍了说是有个叫夏落的女孩子刺伤叶凝婠,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其实,冯九尊也不想来

        只要叶凝婠不死,凭借她的医术肯定能很快痊愈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她受伤的事

        现在过来探病,也不过是让她烦神,更不利于身体恢复

        可是当听到夏落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就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果然,偷偷地去监狱里看过,当看到被关起来的女孩,心里的猜测得到证实

        为了更确一步证实自己心里的猜测,只能来到战家探病

        还以为战寒爵会拒绝让他进来,没想到,倒是让他进来了

        很快,冯九尊也想通,怕是因为自己堂弟事

        那个女孩,是不是夏夏?冯九尊直接问出口

        他这个人,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就赶紧问

        叶凝婠也欣赏他这一点,点头承认:是她,关于冯倩茹还没死这件事,你又怎么看?

        什么?我姐没死?冯九尊惊讶

        你不知道?叶凝婠挑眉

        冯九尊叫嚷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冯家早就以为她死了,难道没死?不可能,当时可是给她办理过下葬,虽然我们家里没人过去,那边的亲朋也说确实没了

        夏夏之所以对我动手,应该就是被人蒙蔽她哥哥战慕也还活着,现在应该叫慕辰,这是他们兄妹共同的计划可是你想,谁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夏文远吗?夏文远虽然喜欢冯倩茹,可是也自知自己对不起我和战寒爵他想要回夏夏,直接来找我们要就是,何必弄出落水,有可能让夏夏丧命的事?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冯倩茹没死,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给夏夏灌输仇恨的思想,让她来找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