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门派只有我一个渣渣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九章人言可畏

第八百九十九章人言可畏

书迷正在阅读:娱乐之我成了高龄巨星
        纪大人则将她的小动作收入眼中

        燕沁大人不必担忧我对香梅和小殿下做了什么

        纪大人究竟是听到什么风声来找自己打探消息?还是他已经拿捏住了香梅和小殿下,想到自己这里来套话,连她一起解决了?

        燕沁扬眉拿捏不准,她不可能承认自己帮香梅和静妃的小殿下离开盛京

        但也不能要眼睁睁看着这离开了皇宫的孩子,有一次落入谁的手中

        于是几番思量,她只开口问道:小殿下身边的贴身丫鬟应该叫芙蓉,哪里来的什么香梅?

        芙蓉是温贵妃的贴身宫女,更也是照顾乐安殿下的宫女

        言外之意,便是不知道什么香梅和其他小殿下的事情

        纪大人却忍俊不禁,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来

        燕沁大人果然是良善之辈,当年静妃娘娘孤注一掷,竟是没错纪大人说完,站起身来朝着燕沁行了个大礼,燕沁大人不要担心,我本就是静妃娘家的旁支一脉,只因家族遭遇大难,才将小殿下托付到我们盐城来

        那孩子竟然来了盐城?

        燕沁心中一时竟是五味杂陈

        她鬼使神差的帮了静妃许多大事,之前助她的孩子逃离盛京,如今却又在地处偏远的盐城再相见

        到也算是奇怪的缘分

        可燕沁也看出纪大人的求助之意,问道:所以纪大人之前那么帮助我,甚至给白清远定罪,以此免了我杀人的罪名,是因为我救了留着季家血脉的小殿下?

        是纪大人点头

        那如今纪大人来找我,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吗?

        燕沁这才勉强收回了摁住长剑的手,坐到他的一面

        纪大人看着燕沁凌厉的双眼,竟有一瞬的晃神

        似乎眼前的姑娘并非是十五,而是饱经沧桑的侠客,单单是一眼看来,就像是要看透他的全部

        其实是因为盛京鹤家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已经开始怀疑是我们私藏了小殿下,只怕不日就要以季家叛乱的事情给我们治罪可如今,小殿下已经到了盐城纪大人说到这里,特意停顿了一下,见燕沁脸上并无嫌弃的神色,这才继续说道,若是燕沁大人的话,应该能帮小殿下躲过鹤家的追兵

        温贵妃的本事,燕沁是亲眼见过的

        她想要除去的人,几乎是没有失手过

        如果鹤家真的发现了静妃的孩子,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抹杀

        可燕沁心底某一处却有些抗拒,她不想让那么个无辜可怜的孩子葬身于此

        但她的私心却告诉她,这些人的劫难都是此世界的天道所命定的,她无权更改,她只需要护好青予安的转世,和这辈子的家人就足够了

        我不能帮你这个忙

        燕沁直截了当的拒绝

        纪大人着急的迎上前来:为何?燕沁大人既然都已经帮了小殿下两次,为何到了这个地步却不肯

        别用你的那套说辞来绑架我燕沁冷眼而视,我可以帮你们一次两次,但若需要我不停的帮助的话,我觉得你们还不如把孩子送回去

        小殿下若无生母庇佑,怎能在皇宫之中生存下去纪大人急红了一张脸

        那你们如此软弱无能,半条后路都没有给他铺好,这不也是害了那孩子吗?可你们若将孩子送到他生身父亲的身边,兴许他能过的更好,也未可知

        燕沁知道皇上疼爱孩子,若皇上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好歹会有心照拂一二

        可这群季家的人却四处逃窜,在皇家和鹤家的围堵之下,竟还想给那孩子一个容身之所这个理由反倒是显得有些可笑

        纪大人被说的哑口无言,终于是颓丧着离开

        燕沁虽总是时不时想起那个孩子,但更多时间,她还是在继续打点白家的家业

        十五岁的生辰也没来得及办,只和家人匆匆吃了碗长寿面,便又投身到各处的生意之中,看账本看到头皮发麻

        她来往于各处家业,途中却听到了不少流言蜚语

        起初是她在茶馆二楼刚和人谈了生意,便听到楼下传来了些窃窃私语

        皇宫里的女人不都是皇上的女人么,那白燕沁要真只是个四品的侍卫,盐城的大人能给她这么大一个面子,杀人都能给圆回去!

        先不提她和皇帝的情分,你就说说那一刀枭首的本事,别说是咱们松林镇,乃至盐城到盛京,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做到,更何况她杀的还是她亲二叔,这姑娘可不简单

        燕沁的眉头轻轻一扬,身边陪着的燕泽就要下去打人:他们根本不知道二叔多过分,只会说姐姐的闲话

        燕沁笑着将弟弟拦下:流言蜚语而已,谈成了生意就先回家吃顿好的

        燕泽咬牙,跟着燕沁回家

        之后一连几日,燕沁连合作的老板都没能见到几个,后来才知道盐城的圈子里已经流言满天飞

        大家都认为燕沁是仗势欺人,肆意杀人都不会被定罪,杀得还是自己的亲人,各个都对燕沁敬而远之

        那些商人们自然也怕燕沁,生怕谈不拢,燕沁就直接动刀子,这件事情久而久之的传开,便没人敢轻易和白府合作了

        眼看着白府的生意没人做,白府里的流言也跟着多了起来

        燕沁夜里出来拿宵夜,正听见廊下几个守夜的人说着:燕沁小姐虽然将老爷和夫人都带了回来,可如今白家没生意做,连带着我们的银钱也少了

        银钱也不是问题呀,关键是燕沁小姐杀气太重,之前给她去送个花瓶,见到她那双眼我都胆寒的很,生怕她也把我打发去荒山

        燕沁听到耳朵里,紧紧攥住了拳头

        她没了吃宵夜的心思,回到屋里想了一夜,等到第二天早上,她才做好了决定,来到白清奕和柏鸢的屋里辞行

        沁儿还有盛京的差事要做,到底不能在松林镇里多待,今日就准备启程,特来向爹娘辞行